Thursday, November 02, 2006

On Vibrato (抖音, 柔弦)

Vibrato 是一個滿大的題目的. 對初學者來說, 關心的是要如何做出 vibrato, 以及到底是使用哪一種 vibrato; 對於中級的來說, 控制速度以及寬度是比較重要的課題; 最後是高級的, 就是什麼時候該用哪一種 vibrato.

先 談一談歷史好了. Vibrato 在20世紀之前, 並不是像現在一樣, 是一種每條曲子頭到尾都要使用的 (叫做 continuous vibrato). 在巴哈的時代, 有很多作曲家甚至於在譜上寫vibrato的記號, 告訴演奏者哪裡應該要用vibrato. 老莫札特說弱的音要用較慢而且小的vibrato, 大聲一點要用快一些的. 但是他認為每個音都要抖是不恰當的. Viotti 被他的朋友說 "他是一個優秀的演奏家, 除了他的柔弦太強了點." 姚阿幸曾經寫信給 Franz von Vecsey, 警告他說使用過度的vibrato像是一個老女人在嚎啕大哭.

最早期的vibrato大概都是手指 vibrato(現在好像是沒有人只單 獨使用這種型態的 vibrato). 現在認為說, 是 Beriot 依照他的聲樂家太太啟發他的手腕柔弦的, 不過大約同期的Spohr 在他的著作裡有提到"一種比較強的柔弦", 也就是手腕柔弦. 到了19世紀末, 大概很多人已經開始使用 continuous vibrato了. 聽說 Paganini 也是這樣的, 不過我們很難證明就是了. Kreisler 算是近代把 continuous vibrato 帶出來的人.

現 在比較常見的最主要是手腕跟手臂的柔弦. 有一點比較有趣的是說, 很多老師說手腕柔弦才是正確的. 所以就開始有不同的派別. 老實說, 肉丸子覺得這種派系之分有點無聊. 像有些人會說手臂柔弦幅度太大, 速度太慢. 實際上就算是使用手腕柔弦, 也有同樣的問題. 穆特以及朱克曼就是使用手臂柔弦, 他們仍然是拉的很好. 而且, 對有些人來說, 他們的身體比較適合用其中一種 vibrato, 對他們來說另一種十分的不自然. Carl Flesch與 Galamian 都提倡兩種都學, 因為音效不一樣, 兩種混和使用可以創造出比較多變化的效果.

至於柔弦的速度以及大小, 這個每一個音樂家都不同. 海飛茲的就是快而小, 帕爾曼的比較慢, 感覺跟唱歌一樣, 穆特的比較快而大, Oistrakh 的非常的快而綿密. 當然就是不同的曲子不同的樂句他們還是會做不同的修改, 但是基本的風格不變.

再 來的問題是, 要如何決定在什麼地方使用哪一種柔弦, 有快慢大小可以選擇. 肉丸子承認, 自己修行還是太淺, 沒辦法給一個很好的系統給大家. 況且肉丸子的音樂仍然是很一般, 說自己是怎麼做的實在是沒有什麼幫助. 不過, 肉丸子可以告訴大家名家們對於一些曲子的處理是怎麼做的.

巴哈 (以及大部分的巴洛克音樂): 一般來說, 沒有快而大的柔弦. 慢一點的柔弦大都是長音. 大都是不大的柔弦, 中等速度.

莫札特: 沒有寬廣的柔弦, 基本上都是短小的柔弦, 速度大約是中速到快速.

浪漫派的曲目: 實際上, 自己拉一拉, 改變柔弦, 再聽一聽. 基本上輕柔的地方用快而大的柔弦會很奇怪. 不斷的試驗, 就可以找到適合的. 有時候同一個音可以用不同的速度. 像是漸強就可以漸快的柔弦.

如果有人使用手腕柔弦的話, 有一些方法可以校正兩個問題, 柔弦太大而慢, 或是太小而快.

太大而慢: 把左手手腕向外彎, 練個兩個禮拜. 這樣子做限制了手的關節的活動空間, 逼迫手腕的柔弦變小.

太小而快: 把左手手腕向內彎, 就是變成手比較扁平一點. 這樣會讓手無法做很快的柔弦. 也是練個兩個禮拜, 等到速度放慢後就可以回到正確的姿勢.

還有, 初學者很常見的問題就是為了要柔弦, 把整個手掌轉到面向自己. 除非是拉長音, 也知道下一段不是快的, 應該還是要保持手型. 肉丸子是建議在任何情況下都應該保持手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