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4, 2008

皮凱森的Paganini 24 caprices Op1



(這裡是連結)
一開始還覺得很怪,居然要兩片CD,實在是太慢了吧,幾乎每一個小提琴家都是一片CD打死的。Ricci 是一片還放25首 (這一點我還想不通,我是有第二十五首的譜,但是還是不清楚為什麼第25首沒有包含在一般24首版裡面,是未完成?還是有爭議?不了...)

現在聽了覺得,這大概是我最喜歡的版本,每一首都很仔細的處理過,很漂亮的詮釋,看來快不一定好。很多 caprices 真的要慢一點以後才有時間處裡音樂的細節,或許大家覺得說這是比較技術性的詮釋,所以要拉的比較快。不過當慢下來以後,可發揮的空間就更大了!

不過我個人覺得 God Save the King variations 有一點太慢,左手撥弦的音色不會維持太久,慢下來以後覺得反差太大,聽起來有一點怪怪的。


***************以下與皮凱森一點關係也沒有************************

沒記錯的話第一個是french slide, 第二個是 russian slide。第一個的概念就是 classical shift,第二個是 romantic shift。

Monday, December 08, 2008

隨筆--20081208

太久沒有練琴,這幾天慢慢的每天練琴半個小時,大部分都是一些基礎的音階與練習曲。

其實肉丸子覺得思考是很重要的事情。Paganini Caprice No 1 基本上並不難,是要記憶那一些音,以及手指延展後獨立性與活動能力的問題 (至少對我而言)。用傳統的把位思考的話,其實我只是決定大拇指的位置而已,以及決定要不要延伸或是換把位。這一點我是把大拇指放在第2到第4把位之間做小幅度的調整,其他就是讓手指自己找音,去感覺音與音之間的距離。Paganini的 "我心似深谷"那首也一樣,同樣的思考方式,避免一組音把位一直換,換到昏頭。其實把位不換,用手指的感覺計算下一個音的距離在某些地方是有很明顯的益處。

看到野草苺運動,一直覺得很怪,有一點不了解。所以後來找到他們的一個網站,也初步的了解了他們的訴求。說真的是我看過最智障的事情。有一些警察確實是執法過當,要追究責任,也要道歉。不過說真的,一個本身就先違法的活動實在是沒有什麼立足點。要是仗著人多沒人敢動的話那說穿了與一群暴民沒有兩樣。台灣的集會遊行法限制是不少,這點我承認。

Friday, October 31, 2008

新書: Paganini 24 caprices revised and edited by D.C. Dounis.

肉丸子最近買了一本舊書,Paganini 24 Caprices edited by Dounis。之前到網站上逛的時候發現的。我買的是前 NYC Opera managing director Daniel Rule的(書皮有簽名),聽說最近回老家的樣子。

之前因為存錢存太久,沒有買到 Guhr的那一本著作,相當遺憾。這一次就不會等了。

昨天剛剛收到,發現八度雙音有一半左右是用Fingered Octaves,這下子就很有趣摟~

Wednesday, October 08, 2008

嚴長壽的 <<做自己與別人生命中的天使>>

我的一個朋友是嚴長壽的粉絲,嚴先生的每一部作品他都買、有演講的機會他有空就去看。那個時候我們幾個人一起去台中弄一個吃吃喝喝一日遊的時候,就跟我介紹這一本書,<<做自己與別人生命中的天使>>

其中在的部份,嚴先生提到他在2005年與台南藝大畢業生演講時所說的:

你們真正擁有的,不是謀生工具,而是一份感動人的工具!

學音樂玩音樂那麼久了,其實這一句話是最中肯的,也一語道破很多迷思。

這本書,強力推薦!

Monday, June 16, 2008

Simon Fischer on Tone Production

Simon Fischer 是 DeLay的學生,他在 Strad 上面寫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小短篇,就是教人家如何練琴以及解決一些音色的問題。今年他要出新的書與DVD教學,所以就把一些教學片段放在網路上。
他的書有 Basics and Practice,肉圓都有,覺得滿有用的。

以下是 youtube 的一些有關於tone production的影片


說要看著琴弦的震動,感覺弓毛的摩擦,幻想音樂與聲音,還有用大腦去分析。


一弓強弱練習

1.  f->p,弓在弦上的位置不變,f的時候接近琴橋p的時候也要

2. f->p->f->p 一弓 (還有弓要拉到弓根),f->p一組一定要正好用到半弓

3.f->p->f->p->f->p

4. 當聲音聽起來有高高的、像是泛音的聲音,就有可能是弓太快或是太輕,要是聽到低音或是雜音就是弓太慢或是太重

5. 要試驗,要有強烈的對比,並且弄清楚哪裡應該分弓



音點


這些練習其實還滿基礎的,肉丸子上課都會cover到。 (呵呵呵,臭屁一下)

Wednesday, June 04, 2008

雜記

最近幫朋友拉一個婚禮,都是拉一些流行歌曲。
總共拉了一個小時,結果右手大拇指接觸frog的地方居然起水泡。
真的是太久沒練琴了。

前幾天跟 OJS and Mike 拉 Goldberg Variations for String Trio,覺得滿累的。因為前一陣子事情很多,常常早上八點出門,一路忙到半夜才回家。再怎麼忙其實7月就會結束了,不過去拉個團練被嫌到臭頭就覺得很煩。

因為忙學生也跑光光了,平常的一點小收入也沒有了。突然覺得跑個社團真的是太累了。居然有人能這樣跑十年,對他是由衷的欽佩。

Monday, May 19, 2008

古典音樂屋與烈火鍾愛

很久都沒有update我的部落格了,這裡可以算是 abandoned blog...

我想大家都知道古典音樂屋吧? 算是台灣古典音樂滿熱鬧的論壇。
覺得屋主的原意不錯,一開始有滿有趣的東西,到後來都變了樣。比較像是如何選小提琴的論壇,然後就一堆抹黑,其實看的滿煩的。好像音樂與練習都不重要,只要有好琴就萬事ok。


烈火鍾愛其實已經死掉了,只有裡面的一個小妹妹叫做Mizu 好像還弄不清楚狀況。

Tuesday, March 11, 2008

網友的疑問

不好意思, 最近真的比較忙, 沒有花很多心思在這裡. 我一起在這裡試著回答.

1. 親愛的肉丸子:您之前給我的揉音練習,小的還在翻譯中(憑高中英文程度),裡面的網址第一張圖片是中音譜號,小的不太懂上面的意思,可以請您幫我翻譯一下每個鍵頭的意思嗎?感激不盡><

很抱歉沒有時間翻譯. 基本上換把連續揉弦練習的重點在於, 換把的時候手指的力量要十分的輕, 所以可以用泛音那樣的力量來慢慢練習. 網站的練習比較細, 但是概念是不變的.

2. 不知道要去哪裡留言...肉丸子~~可以告訴我怎麼樣才是正確的弓根運弓?有的老師說到弓根手腕要彎,有的人說小指要施力...弄得我很煩><

答案是要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不是一定要怎樣. 大體上都對. 我要作幾個假設, 一是用Belgiun Franco hold, 二是有使用到小指 (因為有人是無名指可以代替小指的功能), 下來是你沒有非常的瘦(還有另外一種情形).

基本上正確的弓根運弓是你的手怎樣就怎樣. 重心會比較偏向小指的方向, 所以小指會比較用力. 瘦小的人或者是像謝霖的運弓, 因為手臂的高度會比較高, 所以手腕其實是放鬆, 大拇指不用力, 手腕就會有一點下垂鬆弛的趨勢. 若是一般來說因為手臂的高度沒有很高, 手腕會彎曲, 但是並不是故意彎曲, 而是放鬆隨著動作而彎曲. 所以變成是手腕放鬆, 大拇指也鬆, 聲音與換弓都是對的, 其他就比較次要.

Monday, March 03, 2008

轉載: 幾個當代演奏家的愛恨情仇

前幾篇文章裡, 呆大和 psycho 提到傅聰和 Gidon Kremer (克來默), 所以, [EMAIL PROTECTED],
專文容後再補...

當代鋼琴家與指揮家巴倫波音(Daniel Barenboim) 的已故前妻, 女大提琴杜普蕾 (Jacqueline
Dupre) , 他們是在哪裡認識的哩 ?
答案是: 1966 年在英國倫敦的傅聰夫婦家啦 ! 所以, 他們是傅聰介紹認識的 ! ([EMAIL
PROTECTED]: "無情荒地有情天", 講的就是杜普蕾和巴倫波音的故事 !
不過這電影裡面好像沒有提到傅聰, 所以我告訴大家的更多 !! 哈哈~~ )

杜普蕾因 "肌肉多重硬化症" 逝去以後, 巴倫波音現任的妻子, 就是小提琴家克來默 (Gidon
Kremer) 的女鋼琴家前妻 ([EMAIL PROTECTED])... 話說這個 Gidon Kremer 也是師出名門,
他是已故小提琴家大衛-歐伊使特拉夫 (David Oistrakh, 以下簡稱 "老歐")的學生,
老歐的兒子(伊果-歐伊史特拉夫 Igor Oistrakh) 和孫子(忘了叫啥, [EMAIL PROTECTED] CD
封面..) 都是小提琴家, [EMAIL PROTECTED] CD, 裡面就收錄了這祖孫三代同台錄音的音樂,
演奏的是巴哈的曲目...
(哼 !! 那個譏笑我聽 midi 巴哈的, 妞兒可不是只會買發燒錄音小廠的 CD 啦 ! )

這個 Gidon Kremer 呢, 曾經和現今當紅的指揮家阿巴多 (Claudio Abaddo)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CD [EMAIL PROTECTED], 沒辦法, 人老了就是會記性不好... ),
並且和阿巴多有爭執, 兩人為此幾乎翻臉... (八卦細節容後再補...)

[EMAIL PROTECTED] 義大利音樂學者, [EMAIL PROTECTED](Marcello Abbado)是他的哥哥,
新生代指揮家羅貝托-阿巴多(Roberto Abbado)則是他的姪子...

嗯, 別看這個阿巴多那麼老了, 他也曾和美女小提琴家穆洛娃 (Viktoria Mullova) [EMAIL
PROTECTED] 阿巴多大了穆洛娃 將近 30 歲, 但當年他還在倫敦交響樂團的時候, [EMAIL
PROTECTED], 他們曾經同居過, [EMAIL PROTECTED], 後來分手...
穆洛娃後來再與別的演奏家結婚, 現在連同阿巴多的孩子, [EMAIL PROTECTED]@生了 3 個小孩...


這種年輕女小提琴家和老指揮家的組合, [EMAIL PROTECTED], 就是穆特 (Ann-Sophie Mutter)
和普列文 (Andrew Previn), 普列文也是大穆特 30 歲, 他們剛剛於去年 8 月結婚,
穆特是普列文的第 5 任妻子....

咦 ? [EMAIL PROTECTED]@講了幾個人的關係啊 ? [EMAIL PROTECTED] ??

(待續..)
^^^^^^^^^^^^^^^^^^^^^^^^^^^^^^^^^^^^^^^^^^^^^^^^^^^^^^^^^^^^^^^^
(續)
嗯, 上文沒講完的, [EMAIL PROTECTED]

小提琴家克萊莫 (Gidon Kremer) 的前妻名喚: Tatiana Grindenko, 是鋼琴家,
目前是鋼琴家兼指揮家巴倫波音 (Daniel Barenboim) 的現任妻子..

至於上文提到 克萊莫 (Gidon Kremer) 與指揮家阿巴多 (Claudio Abbado) 對樂曲表現有爭執,
差點翻臉的, 是哪個曲目呢 ? 就是這個下面曲目啦 !!
1979 年阿巴多還在倫敦交響樂團時候錄音的 <韋瓦第 (Vivalvi) 的四季小提琴協奏曲>,
爭議的部分是 "冬" 的第二樂章, 慢板部分, Kremer 認為他已經拉琴拉得不能再慢了,
想不到阿巴多還要他更慢 !!
兩個人就為了那幾秒在那邊爭執不下, 差點翻臉, 後來兩人妥協, 這張 CD [EMAIL PROTECTED]
這張 CD 的資料如下, [EMAIL PROTECTED]@有沒有買到這張 CD 喔~~

*****************************************************
Vivaldi: The Four Seasons
Gidon Kremer, violin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Claudio Abaddo
DG 畫廊系列: 431-172-2
*****************************************************
其實, Kremer 與 Abaddo 的爭議, [EMAIL PROTECTED], 在更早之前, Kremer
就在歐洲某次音樂會之前, 與樂團指揮 Abaddo 為了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的裝飾奏 (Cadensz)
部分有過不同意見及爭執, 所以, 呵呵呵....

上文還提到 Abaddo 的舊情人, 女小提琴家慕洛娃 (Viktoria Mullova),
上文好像沒有交代她現任丈夫, [EMAIL PROTECTED] 慕洛娃現任丈夫是大提琴家 馬修-巴利
(Matthew Barley),[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章爵士樂流行音樂的 CD, CD title
很有意思: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EMAIL PROTECTED], Philips 464-184-2), CD
封面是慕洛娃美麗的臉龐喔...

[EMAIL PROTECTED], 慕洛娃的 3 個小孩, 分別是她與 3 個不同的男人生的. [EMAIL PROTECTED]
Abaddo 生的, [EMAIL PROTECTED], 第三個小孩才是她與現任丈夫馬修-巴利 (Matthew
Barley)生的..... (真是厲害... [EMAIL PROTECTED]&*.... )

接下來講 Gidon Kremer 的老師: 老歐... (上文沒有交代老歐是否健在, 老歐生辰: 1908-1974,
所以, [EMAIL PROTECTED] )

老歐 (David Oistrakh) 的孫子, 名喚: Valeri Oistrakh, 我手上那張 CD, 就是老歐的兒子
Igor Oistrakh 與老歐的孫子 Valeri Oistrakh [EMAIL PROTECTED] (這兩個人都還健在喔~~).

可能很多人會有老歐與 Igor Oistrakh [EMAIL PROTECTED] CDs, 什麼:
巴哈的雙小提琴協奏曲啊... 等等的, 但是我這張比較特別, 是老歐的兒子,
與老歐的孫子兩個人的, 他們兩個人是 The Igor Oistrakh Trio 的成員, 兩個人都拉小提琴,
[EMAIL PROTECTED] The Igor Oistrakh Trio 的 CD 曲目從巴哈, 意沙意, 到普羅高菲夫,
Moszkowski 都有, 因為比較特別 (嘿嘿 !! 至少比老歐和老歐的兒子那張特別吧 ?),
所以妞兒還是把 CD [EMAIL PROTECTED]:

*****************************************************
CD Title: The Igor Oistrakh Trio Plays Bach-Prokofiev-Ysaye-Moszkowski
violin: Igor Oistrakh
violin: Valeri Oistrakh
CD NO: MCA disp Corp.
曲目:
巴哈: Trio Sonata No.1 in C
普羅高菲夫: sonata for 2 violins
意沙意: Amitie for 2 violins & piano, Op.26
Moszkowski: Suite in G minor for 2 violins & piano
*****************************************************

嗯, 類似的例子, 古典音樂界除了有老歐這祖孫三代形成的的 2 對父子檔以外,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面打字的:
已故的鋼琴家吉利爾斯 (Emil Gilels) 和 吉利爾斯的女兒 (Elena Gilels, [EMAIL PROTECTED]
!! ), 我現在正在聽這對父女檔演奏的舒伯特 D. 940, 四首聯彈曲...
(哼 !! 誰說我只會聽發燒錄音小廠的 CD 啊 ?? )

嗯... [EMAIL PROTECTED], 樂界其他的夫妻檔, 兄妹檔等等容後介紹...
大家知道馬妞妞這些八卦文章對愛樂者的價值在哪裡嗎 ? [EMAIL PROTECTED]:
幫你省錢又省時間啦 !!

Friday, January 25, 2008

最近練琴狀況

答應OJS練Passacaglia二重奏, 順便也起鬨跟雪人練 Moses Variations...
才發現, 右手肩膀酸到不行...



年紀到了嗎?

Thursday, January 10, 2008

左右手coordination的問題

其實一直到阿馬迪張先生說
"以我的拉法是比標準版本難, 而你的拉法一音四弓反而比標準版本簡單"

那一瞬間, 我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以下是一個簡單的介紹.

四個音兩個音難度問題, 其實是要看假設是什麼. 若是一個音拉兩拍與一個音拉四拍, 而且tempo相近, 那阿馬迪張先生說的就會成立.

但是到底難點在哪理? 基本上就是換指換把換弦換弓. 我們這個例子沒有換弓的問題.

換指換把換弦都必須要在音與音之間, 對吧? 所以音與音之間的時間就是換指換把換弦的時間. 也就是, 拉四次比拉兩次簡單的假設是, 空檔是差不多長短. 也就是說, 按下一個音的時間或者是換把的時間與一音長短或者是次數無關時, 那時間長一點的會"比較簡單", 至少就換把與換弦而言.

我 拉的需要在0.08秒完成一個動作 (8秒大約拉了100個音) , 換指換把換弦. 阿馬迪張先生有0.12秒 (開頭比較慢, 6秒拉50個音). 我要是左手下去的時間是錯的, 就會有模糊不清的雜音出現. 我同時也可以讓弓稍微慢一點, 配合左手, 但是頓的就不會很均勻.

所以這時候一個很常見的問題就跑出來了, 有人拉快是左手跟不上右手, 有人是右手跟不上左手, 這就是coordination 的問題. 為了頓弓的穩定性, 左手一定要穩定的跟上右手.

這時候反看阿馬迪張先生的錄影, 我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他的第四指下去的時間不對, 所以音會糊掉. A String 不清楚是因為換弦的角度出了問題, 所以雜音比其他幾條弦都還要多.

當然我覺得我的音準沒有很好. 換的快不能當做藉口. 基本上我已經證明我可以在0.08秒換到我要的地方, 但是準確性不夠高. 這就是明顯的練習不足.

或許用0.0幾秒太模糊, 換一個方式來說好了. 要是阿馬迪張先生的錄音是140, 那我大概是210的速度. 這兩個速度需要的換把換弦換指的技術以及準確度是不一樣的.



順便提一下, 兩種 staccato 不一樣的地方是一個是wrist(張), 另一個是arm(我). 兩種有完全不同的特性. 初學來說兩個差不多難, 但是wrist 要拉快很難, arm 要拉慢難, wrist 要一弓多音比較難, 但是手比較輕鬆, arm 可以做到但是比較累. 我個人認為是兩個不一樣, 由演奏者判斷何時用什麼弓法比較適當. 我其實wrist staccato 可以做到張的那個速度, 但是因為平常沒有練習, 沒有那麼多音, 是覺得一點也沒有比較難, 或是比較簡單的問題. 當初沒有po是因為音還沒有那麼多, 更多音就要練, 練好後其實除了比較乾淨一點以外, 很難看的出到底誰的比較好, 所以乾脆就來個多音快速的staccato, 但是左手的準確度卻發現很不好練...

Wednesday, January 09, 2008

檢討

另一個部落格有檢討. 請大家幫我看一下, 看我還漏了什麼東西. 謝謝歐~~

Tuesday, January 08, 2008

兩個影片

在另一個部落格有放"Ricci 解釋 Staccato 的拉法".


以下是我的.
video


以下是 Michael Rabin 的Wieniawski violin concerto no 1 b120-121擷取的那一段. 他的當然比我的好多了, 但是頓弓音色的本質是很相似的.


給阿馬迪張先生的回應

之前張先生已經依照諾言放置了他的錄影, 比 雅夫斯基 Violin Concerto No 1 b120-121 多拉音, 用一弓下弓的連頓弓.




因為他已經放出來了, 我也不就不要臉的回應我的錄音. 我不想像張先生那樣拉 mimimimi, 因為這樣我會算不出有幾個音, 所以我就變成一個音拉四次(原來是拉兩次. 這樣我應該有108個音吧???差不多, 懶的算) 今天就很快的錄了一下, 不完美但是可以接受.



(Link 在這裡)

我個人認為
1. 我的雜音比較少
2. 我比較快 (差不多一樣多的音, 他花了10秒, 我花了8秒)
3. A string的幾個音他整個胡掉, 我似乎沒有這個問題

結論:
一弓太多音怎樣都難聽, 難怪會被 Emi 唾棄...

大家新年快樂~~~~~~

Friday, January 04, 2008

手寫的Paganini Caprices 稿

網路上找到的, 本來不確定是不是真的 Paganini的手稿. 但是今天買到 Accardo 編定的 Paganini 24 caprices 的譜就確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