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08, 2007

小提琴家柴亮做客騰訊 傳授培養孩子學琴之秘訣

//Meatball Comments Begin
柴亮是我十分尊敬的小提琴家歐, 拉的非常好, 人也很好.

以下的文章是網路來的, 點這裡可以看原文.

他說了一句話, "我覺得學琴有的時候是緣分,如果你真有緣分學了,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 "
原來我很幸福阿~
//Meatball Comments End

簡介(有一點舊了, 他2003年回中國大陸)

柴亮生於中國瀋陽,現居住美國紐約,是活耀在美國和世界各地樂壇的青 年小提琴演奏家,當代的藝術精英。

他曾在首屆全國藝術院校小提琴比賽、英國第二屆葉胡迪•梅紐因國際小提琴比賽、日本第三屆國際音樂比賽和美國軒尼詩音樂比賽等各種大賽中奪得重要獎項;1993年獲全美華人最高藝術成就獎。曾與柴亮合作過的樂團有:倫敦皇家愛樂樂團、曼徹斯特交響樂團、哥森 堡交響樂團、澳州悉尼愛樂樂團(兼該團客座獨奏家)、東京都交響樂團、韓國 交響樂團、新加坡交響樂團、美國大峽谷音樂節交響樂團、阿斯本音樂節青年 藝術家交響樂團、沃特波格交響樂團和美國紐約、洛杉磯等地的交響樂團以及 中國中央的一些交響樂團等等。

柴亮曾在世界許多著名的音樂廳如:英國皇家音樂大廳、前蘇聯柴可夫斯 基音樂廳、法國盧浮宮音樂廳、德國斯塔迪斯演奏廳、悉尼市政音樂大廳、新加 坡維多利亞紀念堂、翠屯門大會堂演奏廳、臺灣音樂廳以及美國各地的許多 著名音樂廳等演出,特別是人稱世界音樂殿堂的紐約林肯藝術中心的幾個表 演大廳,柴先生經常在那時舉行獨奏或室內樂音樂會。

柴亮的父親是作曲家,母親是歌唱家,都是瀋陽音樂學院的教授,他五歲 時學習鋼琴,九歲學小提琴,兩年後(1980),被瀋陽音樂學院附中錄取,師從於 關慶武、王冠、靳延平、吳佩茹教授。1983年派送中央音樂學院高中代培,師從 於王治隆教授。1986年破格免面試升入中央音樂學院本科,師從於著名小提琴 教育家林耀基教授,1990年於中央音樂學院畢業。1991年獲南加州大學全額 獎學金赴美留學,師從於阿麗絲•95福教授。一年後獲美國傑出人物資金資助 的全額獎學金進入世界著名的音樂學府━━朱麗亞音樂學院,在世界小提琴 教學權威桃瑞絲•譚雪教授及助手康厚教授的指導下學習。1994年獲朱麗亞 音樂學院藝術家文憑,1997年獲碩士學位。目前除演出外,柴亮還做為迪雷大師的助手應聘於朱麗亞音樂學院,應聘 為布魯倫大學小提琴研究生班導師,並經常在各地舉辦大師班進行講學和指揮 樂隊等活動。

//Interview 開始~~~
主持人:我們親愛的家長們,以及我們最最可可愛小朋友們,大家好。大家好,歡迎大家收看我們 兒童頻道的訪談,我們知道“六一兒童節”馬上就來了,肯定小朋友們都準備好自己的節目了,而且父母們也準備好給小朋友的禮物了。今天訪談沒有物質性的禮物 給大家,但是我們準備了另外一份禮物,就是一個成功人士他成長的經歷,希望對於我們小朋友有所啟發,對家長們也有所啟示,這位嘉賓就是我們的著名小提琴家 柴亮老師。

柴亮:小朋友們好。

主持人::您除了演出以外,還有重要的職務?

柴亮:對於我來說除了演出以外,培養下一代更重要。我有一部分時間在美國,是紐約市大學的一部分。

主持人:我們知道您膝下還有三歲多的兒子,而且您從小也是出生在音樂世家,從小就受到音樂的薰陶。5歲練鋼琴,9歲練小提琴。

柴亮:你瞭解的蠻多的?

主持人:在網上都可以查到。說到“六一兒童節”,您童年的時候有沒有兒童節,當時是怎麼過的?

柴亮:最大的記憶,因為我在瀋陽就可以穿短袖了。

主持人:過節的時候有沒有發小紅花,那時候您開始表演節目了吧?

柴亮:沒有。我的童年基本上都是比較快樂的度過了。

主持人:一般給眾多小朋友練特長的時候,都感覺學業上有壓力,還要專門的練琴,這樣時間怎麼分配得過來了,您還有時間玩嗎?

柴亮:我 自己當時沒有這些壓力,因為當時沒有那麼多高考、中考,都沒有聽說過。但是現在我教很多學生,我覺得學習音樂、小提琴其實跟學習文化課、高考並不衝突。往 往有一些音樂基礎的孩子,或者有一些音樂愛好的孩子學習會更好。我自己班上的學生在重點中學裏都是第一的或者前三名。因為音樂會開發你很多想像的空間,智 力或者其他的開發,也許你背書沒有那麼快,你如果把小提琴很多東西背下來的話,你記憶力也得到了鍛煉。
打一個比方,清華大學有特長生,特長生考學的時候有一些分數的優惠。結果過了一年以後,做了一個調查,特長生比那些普通的孩子的分數都要高。

主持人:這是什麼原因呢?

柴亮:我在我們瀋陽市數學比賽得過獎,有的時候我的演算法和公式做出來以後跟所有人不一樣,但是結果是對的。

主持人:自己會創造出來另外一種解題的方式?

柴亮:對,所以我勸要想當愛因斯坦式的偉大科學家的孩子們,都要學音樂?

主持人:可以啟迪人的智慧。

柴亮:這個世界、這個宇宙只有 兩樣事可以解釋它,一個就是數位,什麼東西都可以通過數字把它算出來。還有一個就是音符。說到數字,比如這個桌子有多大,這個空間有多大,太空船上天需 要什麼樣的精細的算都可以算得到。但是你可不可以算你媽媽有多愛你呢?或者小朋友之間的友誼怎麼算出來呢?這個是要靠音符來表達。一個感知的世界和理知的 世界都非常重要。

主持人:您當時上學的時候沒有面臨那麼大的壓力,但是那麼小年齡讓他練琴。您說您小時候非常快樂,是因為家長沒有逼您嗎?

柴亮:我從學琴到今天也沒有逼過我。很多人說我你別拉琴算了,有朋友說你做生意算了;但是我還選擇拉小提琴。

主持人:說實話走這條路是父母對您影響大,還是您自己做選擇的影響大?

柴亮:我自己做得選擇。我記得很清楚,我媽媽在我小學畢業的時候,她跟我說,你是想拉琴還是想去重點中學做數學家,我說這還用想嗎?一定是拉提琴了。小提琴確實跟鋼琴有一點不同,最開始的時候恐怕有一點點枯燥,恐怕有的時候跟老師也有關係。

主持人:老師要會教?

柴亮:所以我勸學生家長選老師的時候,特別是啟蒙的老師,最好的是有愛心的老師,能愛你的老師。有的學生就喜歡跟老師在一起,老師喜歡做得事他也喜歡做,最後就把琴一點點拉起來了。上去就說你把這個音拉准了,那個音給我拉准了,下次把這個音符給背下來,我不太喜歡這樣。

主持人:您老師當時是怎麼教您的,怎麼樣把音符傳授到您身上的?

柴亮:我的老師其實原來是中提琴老師,他跟我關係特別好,就住在我們樓下。我媽媽跟他是同班同學,結果我經常就上他家耍著玩,最後就變成拉小提琴的人了。所以家長在選老師的時候很重要,就選有愛心的老師。

主持人:您小時候那麼小,學了一段時間沒有厭煩過嗎?

柴亮:有。

主持人:我覺得小孩哪怕興趣再濃,練了一段時間以後,肯定會不想再練了?

柴亮:有幾個事讓孩子更喜歡,第一有一個團隊的感覺。

主持人:當時您是怎麼找著的?

柴亮:我沒有。因為當時我是長 在瀋陽音樂學院的院裏,一切對我來說好像順理成章。比如有一個小小的樂團或者是一個班,同學在一起。比說“五一”我們輔仁(音)音樂學院舉辦了一個活動, 從河南鄭州邀請了一個金弦樂團,小孩們都高興極了,在那個公園裏又拉、又唱。每個人都很開心,你看那個孩子每個人都是笑的,這就是一個團體,一個團隊的感 覺,這些非常重要。所謂上臺表演,我說兩件事,一個是集體活動。音樂就是要溝通,所以音樂特別容易溝通。孩子們在一起你要讓他們背數學題溝通不了,讓他們 在一起拉一個小提琴或者一個小組,特別是河南省鄭州市婦女兒童中心的鄭靜老師就特別厲害;另外一個就是練琴有獎勵。

主持人:練一段時間爸爸媽媽給一個小禮物或者什麼東西?

柴亮:還有一個方面就是上臺表 演,這個上臺表演並不是站在北京音樂廳,或者中山音樂堂或者地方的大會堂;不用。就是幾個家長在一起,四五個也行,三四個也行,弄一些可樂,找一個小的舞 台表演一下,孩子們就進行表演。比如表演完了以後,小弟弟比他拉得快,拉得好,他自己就會回家繼續練。

主持人:您小時候9歲練到現在,已經將近有三十年的時間了。每當您對練琴枯燥的時候,您是怎麼緩解自己的情趣,怎麼讓自己堅持好好的練呢?或者我們做其他事情也一樣,每天都堅持很難?

柴亮:你剛剛提的問題分業餘和 專業的問題。如果是業餘的小孩,我想他不會太煩燥的,因為每天就那麼一個小時或者半個小時,拉拉琴挺好玩的。你說的這個問題可能針對專業的孩子,比如要參 加比賽的,在音樂學院裏的孩子這是另外一回事。對於專業的孩子要想解決這樣的問題,我覺得他的計畫和目標一定要清楚。

主持人:您在小時候就是立下了這樣一個目標?

柴亮:當然了。我是東北來的,原來是一個貓,現在變成了一個虎。我考上瀋陽音樂附中對我來說是人生最大的一個轉捩點。

主持人:當時考上的以後就特別受到鼓勵?

柴亮:就很有成就感。然後又跳到中央音樂學院來,又去美國,一步一步都走得蠻多的。

主持人:我們知道一路上能夠走得這麼順,而且基本上都是最好的學府,最好的教育家庭?
柴亮:其實目標不用定得太遠。

主持人:就是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

柴亮:開始的時候我想考音樂學院。如果我當時目標就是要要中央音樂學院當獨奏家的話,恐怕這個目標早就放棄了。

主持人:具體給我們小朋友們一點啟示?

柴亮:考級可能是比較簡捷的辦法。每個人的目標不一樣,就設一個自己能看得見的目標。

主持人:像我們小朋友如果想走到您這一步的話該怎麼辦?

柴亮:一定要進專業的音樂學院,因為這個東西是蠻需要童子功的,每天還是需要花很多時間要練的。如果有那麼多文化課的話,恐怕就沒有辦法跟音樂學院的學生就比了,如果你進了音樂學院以後,你就覺得這個東西一點也不難了。

主持人:熟能生巧。小時候的時候有沒有算過一天練琴練多長時間。因為我們知道成功背後,是付出了許許多多的時間和精力?

柴亮:我短期會有衝刺,平均練琴時間是非常少的。衝刺的時候我一天練琴十個小時,尤其夏天的時候?

主持人:那不大汗淋漓了?

柴亮:那時候我就練。當時吳培汝老師說柴亮你一天十個小時就夠了,他現在在廈門音樂學院。

主持人:就是階段性的衝刺?平時的時間都去玩了?

柴亮:我玩得蠻多的。

主持人:都是什麼樣的活動,也許這種玩在他們學音樂的時候會有一些觸動?

柴亮:學琴之前,從早上七點鐘到晚上七點鐘,除了我媽喊我回去吃飯之外都在外面玩。上到中學以後,我的很多玩就變成了跟一些朋友聽音樂會,去聽一些唱片,有很多這種興趣,其他的玩我有點記不大清楚了。中學的時候,一般的中學生的玩我都經歷過。

主持人:就是別人玩什麼您也玩?

柴亮:對。

主持人:要考試的時候你就衝刺?

柴亮:樹立的目標一定要達到, 但是目標不要太遠。比如這次考試我一定要把曲子拉好,而且一定要考多少分。用我的感覺,我每次都能夠做得到,因為我從來沒有給自己樹立太高的標準。所以我 做的時候一定會做到,短期的時候我會非常努力,有一個自律。我能夠管得住自己,所以我勸小朋友們該玩得玩,該做的事一定要做好。

主持人:就是自己一定要把時間分配好,不要玩的時候想別的事情?

柴亮:我主張使勁的玩,玩瘋了才好。這個玩沒有自律的情況下,那就變成浪費時間、浪費光陰。但是要玩逸結合。我曾經三天三夜打電子遊戲不睡覺。

主持人:是什麼時候?

柴亮:差不多是高一。在朋友家裏(木樨地),朋友的妹妹給我們烙雞蛋餅;你玩夠了以後,考多少分一定要達到。比如體育今年百米一定要充分12妙,那就要拼命的練。

主持人:您的這種行事方式是不是受到父母親的影響,或者某一位老師的影響啟發。因為對於一個小朋友來說能夠自律的安排時間,有計劃的學習…

柴亮:我想當你樹立一個目標達到的時候,那種滿足感讓我更有動力,讓我嘗到甜頭了。那個動力是家長給你買一個玩具所達不到的。

主持人:小時候除了自己的努力,除了老師的幫助以外。您作為音樂世家的出身;你說了學琴那麼晚,父母親沒有在這刻意培養您嗎?

柴亮:他們總是為我呐喊助威,我記憶力覺得他們當時非常忙。我哥哥也學小提琴,父母管我哥哥管得蠻嚴的。主持人:後來他們沒有意識到在這方面多給您一些時間,多給您一些培養?

柴亮:我們很多時間是在一起的,在琴方面他們沒有太多管我。

主持人:都是一路自己走過來?

柴亮:對。

主持人:後來進了中學以後面臨嶄新的目標,又進入中央音樂學院受到好的教育,在這方面有沒有關於小提琴的故事呢?

柴亮:太多了,其實每天都在小提琴打交道。這可能跟原來純玩的心態不一樣了,因為有國際比賽要參加。因為你代表中國嘛。還有一些音樂會要準備,就變得半職業了。那時候可能也算成熟的比較早吧!所以每件事都是印象蠻深的。

主持人:每天都是一種新的生活,都會感知一個不一樣的世界,比別人這種想像力各方面的空間會更大一點。那同學們跟你相處起來,會不會對您另眼相看,因為你已經有那麼多特長了,而且還參加過那麼多的比賽?

柴亮:沒有什麼。因為在我當時音樂學院附中比賽獲獎是習以為常的事了。而且我放下琴跟那幫朋友們都是好同學,都是好朋友。在中學的時候我們13個男孩子在一個屋子裏,你能想像我們都幹些什麼。我們都很佩服當時的生活老師還能堅持得下去。

主持人:那個時候已經在外了,和父母親相隔很遠了。父母親也管不到了,那個時候是怎麼約束自己呢?

柴亮:我們學校對真要學習音樂的孩子來說,整個環境很好。

主持人:整個氛圍很好?

柴亮:覺得我拉不好好想面子上過不去的感覺。正因為沒有家長逼著你,可能很多時候自己更要強。我覺得我們在中學的時候絕大部分同學都是非常要強的,都是沒人管的。據所知北京輔仁音樂學校的孩子們,我聽老師說如果你不管他們的話,孩子們都非常勤奮,到12天還不會去。
主持人:您把音樂比作哥們,您把小提琴比作什麼?當時可能就有這樣一種感覺,拿到小小提琴認為將來一輩子就會陪伴自己了,您有沒有這樣的感覺?

柴亮:我有這樣的感覺。

主持人::第一次接觸的時候就有這樣的感覺?

柴亮:沒有。當時我覺得拉琴就可以不用背那麼多書了,這是我自己的情況,我不建議同學們像我一樣。

主持人:那課怎麼辦呢?要背的課還要背呀?

柴亮:我感覺到中學的時候還是 蠻難的,一看中學大哥哥們、大姐姐們都駝著背,我心裏想還是拉琴吧;特別進了專業學校之後,我就感覺到這個琴肯定是我終身的伴侶了。在我小時候的時候,琴 可能就是一個玩具,大了以後還是一個玩具。這就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你可以升入到作曲家,即使這個作曲家是兩百年前的,一百年前的,你可以直接跟他對話; 你說出來的東西可以超越這個時間和空間。這個比打電子遊戲好玩多了,你可以用各種方法戰勝各種問題,過各種關,蠻有意思的。我學到現在覺得學出點名堂來 了。我的感覺到我80歲的時候還沒有學完。

主持人:學是無止境的。

柴亮:而且藝術更是無止境的。

主持人:當時大概什麼時候您真正對小提琴產生感覺了,就是說一直以來小時候當玩具,中學的時候也一直當玩具。哪一刻靈感一觸即發,一下就可以和音樂家直接對話了,去感知這種音樂?
柴亮:徹底感覺到這個琴跟我離不開或者特殊的感覺,是在我第一次國際比賽獲獎以後。

主持人:當時是在多少人當中脫穎而出的?

柴亮:中央音樂學院只派了我一個人去的,我在成績學琴方面算是成績最好的。

主持人:那次比賽給您信心打足了氣?

柴亮:一下覺得這個東西不是胡鬧的,這個東西不光是把聲樂拉出來;當時就覺得可以為國爭光,我也沒有想到自己能做這些。得到的這些東西有的時候真的是出乎意料,琴是很奇妙的東西,可以把你帶到以前想不到的地方。

主持人:說到比賽,一路上一一獲獎,也給您不停的打氣,不停加油鼓勁。有沒有參賽過程中表現不好或者失利的時候?

柴亮:有。

主持人:多嗎?

柴亮:不多,不一定是比賽的時候。

主持人:當時是怎麼面對這樣一個失誤?

柴亮:也不是失誤。有的時候你可能追求的東西別人不太理解,我自己追求很個性化的東西。比如我現在唱歌突然變得沙啞了,別人覺得很難聽,我自己覺得揚揚得意。過一段時間再聽,感覺自己這不是有毛病嘛,怎麼這麼唱呢?所以你追求的東西跟你年齡閱歷有關係,這就是偏了。

主持人:當失敗的時候也不會失去自信?

柴亮:藝術上很難有失敗或者不失敗的區分,我的感覺是這樣的。

主持人:就是每一次表演包括參加比賽心態都是比較坦然的?

柴亮:因為我這個人自己對比賽 看得不是太重,因為我也不希望別人說我比賽得獎了,我覺得這只是一個短期的現象而已。你要選擇音樂會、比賽,我更願意選擇音樂會,因為它可以直接跟觀眾交 流。5也20號在香港賣的音樂會,票全部都賣光了、爆滿,我拉著拉著就跟底下的觀眾聊上天了。這是一種互動、一種溝通。你在比賽裏敢說兩句話,很多比賽都 是幕後的,連高跟鞋都不能穿。但是沒有辦法比賽就是比賽,你得通過比賽才能夠到下一個臺階或者讓人家瞭解你,比賽不是目的。你說的所謂的挫折,我自己從來 沒有認為是挫折。因為每一次演出,我只會研究這次演出為什麼觀眾不是那麼熱烈。

主持人:每一次演出都有一個分析?

柴亮:幾乎沒有失敗這個詞在。

主持人:把自己真實才能展示出來?

柴亮:我們現在廚師大賽,你說有沒有必要?也有必要。

主持人:您之後就去美國了,在美國學習中可以說又上了一個臺階。當時收穫了一些什麼,有什麼經驗可以跟我們學琴的同學和家長們分享一下?

柴亮:西方的音樂,就像你要想說廣東話,你得去一次廣東才能知道人家的語言是怎麼回事。我建議如果學西洋音樂的話,有機會還是出去看一眼。現在我的音樂會騰訊網上他們也可以在上面看得到,當時對我們來說出國很必要,因為眼界不是那麼很開闊。

主持人:那麼多年在美國的生活、包括學習,在專業課方面收穫了一些什麼?

柴亮:其實主要都是琴之外的東西。包括室內樂、樂隊在國內不是很跟得上。

主持人:現在您自己帶了很多學生,作為為人師表,而且您也特別樂意教學習,認為是很快樂的事情,可以改變他們的一生。您在帶學生的時候,您覺得目前家長包括學校對於孩子學琴的觀點,您覺得哪些方面會值得大家提倡,哪些方面大家應該適當的改一改,是指對待琴的觀念上?
柴亮:小孩如果學琴的話,家長一定要鼓勵他。

主持人:多鼓勵,正面的教育?

柴亮:我自己一定是這樣的,我 對我兒子一定是這樣的。我不會打他,罵他或者體罰。我也不會用不好聽的話刺激他,首先要尊重他。如果家長有興趣的話,可以跟孩子一起學,他會發現這東西沒 有他想像得那麼難。很多孩子的才能是超過家長的,尤其在音樂方面。如果一個小孩學兩年可以拉一個曲子,你讓一個家長不見得兩年就可以學下來。要尊重孩子, 尊重孩子的勞動。家長對孩子的肯定是孩子最大的回報。

主持人:要發自內心的肯定、要支持他?

柴亮:對。當然了也有很多的例子“嚴父”,你要問我怎麼看待這個問題,我覺得還是鼓勵、正面。平常說身心健康,那你就變成又紅又專、紅指的是你是很快樂的孩子,專是很好。
主持人:您具體怎麼做,有哪些好的方法呢?

柴亮:專業的話,我會一個問題一個問題的解決。有問題我會徹底改掉,哪怕是一點點。這個學生通過改這個問題,他就會發現改了以後,拉琴更容易了,他嘗到甜頭了,改兩三次之後他自己就會改了。我主張開發學生的潛力。

主持人:對於每個小孩瞭解的多一點,因材施教?

柴亮:對。

主持人:在您教育學生過程中,小孩練琴的時候會碰到一些什麼樣的問題?可以簡單列舉一兩個。

主持人:經常遇到的問題無外乎 音準,尤其小提琴。節奏搞不清楚,這個節奏很可能有一些理論上的知識,學一點點試聲練耳,我們在音樂學院就有這一點好,專門有教試聲練耳的老師。音準在小 提琴上是一個很不容易做好的一件事,大夥兒都差不多,真正做好還是要花一點功夫的。最後就是音樂,其實我最愛幹的就是音樂。說到音樂的時候就是徹底的溝 通,比如我說這個地方描繪的是高芬芬,學生說不是高芬芬,描繪的是柴老師。有的人說這是女孩子,我可能說這是男孩子,他們自己怎麼理解都可以了。

主持人:就是有一種主動性跟您溝通了,表達自己的一些情感、情緒?

柴亮:我可能教他們一些技術,比如頭髮長的穿紅的一般都是女孩,她們都有自己的看法,當然不是男女這麼簡單的事了。這個到底描寫的是藍天還是白雲,就盤自己怎麼喜歡看了。比如你喜歡穿紅衣服還是穿綠衣服。

主持人:您當時小時候是先練的鋼琴,再練小提琴,這樣是不是對練小提琴更有幫助?

柴亮:一定。

主持人:您當時9歲練琴有晚了,如果我們父母想讓孩子練琴的話,哪個年齡比較合適呢?

柴亮:只要5歲之後都可以,6、7歲都可以。在這之前不妨學一點點鋼琴,家長如果有機會的話可以多聽一些音樂會,買一些CD給小孩聽。我倒覺得晚學有晚學的好處,各有利弊。晚學了以後你會更願意分析和獨立。

主持人:自主性更強一點,小時候可能不懂。受老師的指導,這方面會比較多一些。我們知道您小孩有三歲多了,您剛才說在5歲之前的年齡,多給他音樂方面的薰陶。

柴亮:儘量多一些。

主持人:您平時怎麼影響他呢?

柴亮:他跟著我聽得很多了。我自己練音樂的時候,他會在旁邊聽。

主持人:他也感興趣?

柴亮:有時候我拉琴的時候,他自己經常跑上來敲兩腳。

主持人:您打算以後會把他作為專長培養他嗎?

柴亮:現在還看不出來,但是肯定會接觸。我覺得學琴有的時候是緣分,如果你真有緣分學了,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很幸福?

柴亮:很幸福的人生。

主持人:今天您也帶了一把琴過來,因為“六一兒童節”快到了,我們特別想聽到您的琴聲,也特別想收到您的這份禮物可以嗎?

柴亮:可以。(拉琴…)

主持人:非常感謝柴老師作客我們的訪談。謝謝!